福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福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爱上星期天小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5:35 阅读: 来源:福字厂家

她每个星期天都会来趟邮局,穿淡蓝色的裙子,抹淡蓝色的唇膏,用淡蓝色的彩笔,投淡蓝色的信封。

没人知道她的名字,只好叫她星期天小姐。每次信封上所留的地址都一样,中国,青岛。收件人的位置是个男人的姓名,苏柏念。

他再一次微笑着告诉她,小姐,不好意思,这样的信件,我们真的无法投递。青岛那么大,如果没有详细的地址,苏柏念是不可能收到这封信的。

她站在邮局的橱窗前抿了抿嘴,把这封卷着蓝色风暴的信件贴上邮票,固执地扔进了邮筒里。

信件只可寄出,不可退回。她从来不在信封上留下回件的地址。

他记得她的名字。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她穿粉红的裙摆,踩绿色的高跟鞋,阳光得像朵玫瑰。

她每天下午五点都会准时从邮局的窗前走过。他办公的位置恰好就在窗前。

每天下午四点五十,他都会从办公室里抱出一叠文件对着窗户假装忙碌。她特别准时,一到五点,就忽地从人群中飘出来,缓缓经过他的窗前。

这多像是一个心照不宣的约定。

有一天,她爽约了。

他站在窗前,抱着一大堆文件,一直站到黄昏。这是他第一次安静地欣赏城市的日落之美。

就在他走出邮局大门的一刻,她出现了,仍然是粉红的裙摆和绿色的高跟鞋,仍然那么光彩明艳。只是,她的身旁多了一位陌生的中年男子。男人很帅气,从沉稳的步履和自信的眼神来看,他肯定是个稍有地位的人。

她倚在男人的臂弯下,甜蜜得像只归家的鸽子。

他逃得特别惹眼。黄昏时分,一天的工作已经停歇,所有人都在闲庭信步,只有他仓皇得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

他爱她。就像当年董永迷恋七仙女一样,尚不知姓名,就一头栽进了爱情的深渊里。

再看到男人,他有些惊讶。男人丧失了往日的英气和洒脱,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妇女。

再后来,她披头散发地从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脸上挂着泪珠。

他大概猜到了故事的开始和结局。

男人再没出现过。她也再没穿过粉红的裙摆和绿色的高跟鞋。

她消失了很多天。她再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他的柜台前。

她站在人群后面,面无表情地盯着邮局外面的马路。排队的人有点多,但那天他办理业务的速度特别慢。只有慢点,她才能在他的视线里待得久些。她把十张汇款单递给他。他伸手过去的时候,忍不住有点发抖。

取钱么?他问。

她摇摇头,顺手把兜里的身份证递给他,说:麻烦你帮我查查这个汇款人的地址。

身份证上的姓名和汇款单上的收款人确认一致。但奇怪的是,这些汇款单上既没有汇款人的姓名,也没有退汇的地址,只有一串简单的电话号码。

他把汇款编号输进了电脑,但还是查不到汇款人的半点信息。

他说,你想找这个人很简单啊,打上面的电话就可以。

她掏出手机试了一下,听筒里是空号的回答。

她捏着单据,极其失落地走出了邮局。

那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每张五万,总计五十万。超过兑取日期,汇款单就算作废。他不知道她为何不取。

不过,他记住了她的名字。她叫林芳娆。

她又消失了很长时间。

再一次出现,是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她把一封蓝色的信件递给他,上面只写着中国青岛和苏柏念这个名字。

他说,小姐,地址得再详细点。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他的地址,我只知道他在青岛。

哦,可是这样的信无法投递到他手里。他接着提醒。

那能送到青岛么?只要送到青岛就可以。我不在信封上留地址,就是怕邮局给我退回来。只要信能到青岛,只要他去邮局,说不定就能看到。

他疑惑不解地看着她。她双手捧着那封薄薄的信,虔诚至极地从邮筒的缝隙里慢慢塞了进去。

她真是个傻瓜。他相信,苏柏念一定是那个中年男人的名字。

她不知道,他爱她。她更不知道,她邮给苏柏念的信件,全部从青岛退回了始发邮局。

他把退回的信件一封封地整理出来。他没有把退回的信件交给她。他知道,那是她生活的希望,也是她每个星期天来邮局见他的缘由。

为了能更清楚地了解她,他冒着坐牢的危险,私自拆阅了她的所有信件。

他终于了解一切关于她的故事。她把一切都交给了那位中年男人。男人已婚,家居青岛。恋情失败后,男人给她汇了五十万分手费,算是告别一切过往,希望她重新开始。

为了留住那十张汇款单,生活并不富裕的她拒绝兑领这五十万。因为这是男人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她仍旧爱他。她想过自杀,可是,她心有不甘。她觉得此生至少应该见上男人一面,真挚地告诉他,她和其他女人多么不同。她不是因为金钱而靠近他。

男人说过,他偏爱蓝色。因为这句话,她把一切衣服和唇彩都换成了蓝色。如此,男人偶然回来,在汹涌的人流中,也能一眼看到她。

捧着那堆蓝色的信件,他终于哭得没了声息。

他决定解救她。当她再次拿着信件去邮局投递的时候,他忽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我爱你。他只会说这句话。

她莫名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我爱你。两年前,你每天下午五点都会从这里经过,穿粉红的裙摆和绿色的高跟鞋。那时你是多么快乐,你像一朵带着焰火的玫瑰点燃了我的生活。你知道吗?我每天下午四点五十都会站在这里等你经过。可惜,林芳娆,你从来没有注意过我。

两年了,我爱你整整两年了。七百三十天。你知道思念为何物吗?

她不说话,低着头,看着那封蓝色的信件,默默流泪。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通过话筒传出来的,站在邮局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她站了很久。他炽热的眼神里带着晶莹的泪花,是那么真切,那么令人动容。她收回了那封蓝色的信件,答应了他的求爱。

她每天都会去邮局等他。黑色的马尾束在脑后,穿粉红的裙摆和绿色的高跟鞋,立在风中,有股傲人的美。

那是他一生中最美的时光。他觉得生命里所有的事物都在悄然变化,每一个步履都像要踩出一朵花儿。

第一次走进他的卧室,她笑了,弯下身去,把一片凌乱狼藉收拾得妥妥帖帖。

此刻,他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她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在一个精致的木盒里,她看到了一堆熟悉而又陌生的信件。这些被人私自拆开的信件,像一波无情的浪潮,于刹那间将她吞噬殆尽。

他在屋子里找了很久,始终没有看到她。他安静地坐下来,一面拨弄盒子,一面给她打电话。这些天来,他一直想要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她。

盒子里是一堆黑色的灰烬。电话里回应的是关机。

他到底把她给弄丢了。

他换了工作。城市有七个邮局。他每天都会去一个,穿蓝色的外套和蓝色的裤子,用粉红的信封邮寄,用绿色的彩笔写字。信封上没有地址,只有一个简单的名字,林芳娆。

他坚信,有一天,她一定会看到其中的一封信。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