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福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京津冀不能是团伙只能是团队

发布时间:2021-01-21 13:44:26 阅读: 来源:福字厂家

京津冀不能是“团伙” 只能是“团队”

近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关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意见》出台,河北省将以保定、廊坊为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载地和京津产业转移的重要承载地,与京津形成京津冀城市群的核心区。这一官方文件的出台,几乎意味着对于北京城市功能的“分拆”,初步步入了轨道。  保定成为北京  政治副中心“的说法,虽然被否认,但其中反映出来的味道,却值得仔细咂摸。事实上,2004年,京津冀就有了一体化发展的共识。北京只有尽早”确立主业,主辅分离“,把一部分非核心功能分离出来,京津冀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但问题在于,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个都不忍心分离,于是,喊了多年的京津冀一体化,嗓子都快哑了,依然啥都没有。  当然,北京也没有闲着,这些年,北京城周边的县,以及河北廊坊、燕郊等地都已经承接了部分功能,遗憾的是,分解的速度、力度,远远赶不上膨胀的速度。而且,这种分解,时常表现为“睡城”这种“伪分解”。睡城,顾名思义,局限于晚上回家睡觉,白天照样开车或者乘车往北京市中心上班。  显然,如果只在北京、天津的郊县或者河北的一些城镇单纯搞一些住宅,建一片“睡城”,把“睡觉”功能分离出去,这样的思路并不可取,只会进一步加剧城市的负荷,充其量只是扩展了城市的空间外延;而这些年被无数人热议的“迁都”,在现实中更无操作的可能,于是,北京在左冲右突之后,最终还是发现,唯有认认真真地回到京津冀一体化这个老路上才有出路。  京津冀一体化,是为北京的城市病开出的处方。判断一体化是否成功,就是要看北京的“大城市病”是否治愈。这让人想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重污染企业关闭或搬迁,首钢的大烟囱搬到了河北,因为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京津冀一体化,这也成为北京奥运会的一大功绩。但需要明确的是,第一,北京城的非核心功能疏散不可能靠诸如奥运等百年一遇的历史机会,第二,到底什么是非核心功能,哪些可以疏散出去,疏散到哪里,一些非核心功能疏散到周边是否有问题,都需要尽快明晰。  而现在,公开的说法是,一部分中央机关,教育及医疗机构等将迁出北京。或许,在北京没有明确哪些要搬迁之前,河北的“来者不拒”更多只是显示一种真诚的姿态。恐怕,再搬一个首钢那样的重污染企业,河北是否乐意接受还真是个问题。就如已经确定为承接地的廊坊,这两天就公开预警“北京不要的低端污染产业,廊坊也不要”。  不过,即便今天各界热议北京非核心功能疏散时,3月24日,北京市市长王安顺提到,北京未来城市定位在原有的“全国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对外交流中心”之外,又加上“科技创新中心”的战略定位,公允地说,以北京现有的科技实力,想成为“科技创新中心”问题不大,但问题在于,当在给城市定位和职能全力做减法时,同步做加法就值得商榷,尤其是在京津冀一体化的大背景下,京津冀三地有责任和义务把自己作为利益共同体的前提下共谋出路。  以前,北京搞石化,天津也搞石化;北京有钢铁,河北也有钢铁。各城市单个搞当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放在“一体化”背景下可能就有问题,比如,重复建设、同质化发展,这与协同发展的任务背道而驰。  再宏大的叙事,终归需要微观层面的共振和互动。北京如何疏散非核心功能,京津冀如何分工协作,势必是一次利益的重新分割与调整。媒体就分析指出,三地各怀心思,各有各的小算盘。在一些学者看来,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真正难题在于京津的经济中心之争,两地都想在经济发展中占据核心位置,而相对弱势的河北,只谋借势发展。  某种意义上,京津冀一体化,绝不能是一个“团伙”,而必须是一个“团队”。未来的城市群,不是为了一时利益的短暂结盟,而是从此相互依存和唇齿相依。如果不能意识到这些,京津冀就走不出自我的“一亩三分地”,京津冀城市群就只会是一群城市。如果是一群健康的城市也就罢了,可是,京津冀本就是一个病房里的三个重病号……  城市发展中,有了城市病;现在,为了治城市病,而发展城市群,许多问题需要正视并加以解决,否则我们必将面临着一种新的病—“城市群病”。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