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福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所做过最烧脑的梦-【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24:09 阅读: 来源:福字厂家

我所做过最烧脑的梦(一)

离下课还有两分钟,袁枫独自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百无聊赖地四下张望着,打发着时间。

他的目光扫过苗淼,不出所料地看见她正一如既往地认真听着课;他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那张并不如何惊艳却格外耐看的脸,丝毫不担心被对方察觉,半晌方才挪开视线。

低头看看表,唔,还剩一分钟。

不过……

他抬头瞟了一眼黑板,摇摇头,暗想依华仔的惯例,这道题这种做法大概还要讲个一两分钟,而且几乎可以肯定还得着重介绍一下法二——唔,稍微提一提法三都不是没可能。

管他呢,反正下课也没什么事可做。

对于没人乐意搭理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人闲聊的他来说,除了可以随便走动一下之外,下课和上课没有太大区别。

只要够去一趟洗手间就行,他这样想着,同时下意识地瞟过另一个方向。

只一瞥,他心中暗叫倒霉,身体犹如触电一般微微一颤,忙不迭地转过头,心跳都微微有些不平稳;略微平复了一下有些紧张的情绪后,一阵无奈涌上心头。

远处,一双妩媚灵动的眸子,此刻目光复杂到了极点,说不清是喜悦还是幽怨,又或许本就兼而有之。

转过头,韩夕贝齿轻咬嫣红薄唇,面色变幻不定,最终在闪过一抹决绝后归于平静。

即便是坐在她身边的秋宁也没有听到,那一声微不可查的叹息。

……

……

“……在考试中我们还是应该首选法一,它虽然繁琐一些,但是步骤最清晰,应用到的知识和解题思路最基础,比较容易拿分;如果你对法二掌握得很熟练,也可以使用,它确实要简便一些;法三里这几步稍微有点超纲了,改卷老师如果严格一点可以不给你分,大家稍微了解一下,开拓思路就行了,考试的时候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可以用法三来检验一下你的答案是否正确。”

“行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晚自习还是老规矩,卷子已经出好了,下课吧。”

讲台上,数学老师随手将手中粉笔一抛,结束了这节课。

袁枫看看表,习惯性地抱怨了一声老师同样习惯性的拖堂,又看了一眼仍在伏案学习的苗淼,摇摇头轻叹一声,准备起身去洗手间,却正好瞥见正向着门边走去的韩夕。

这一次韩夕似乎没有察觉到他的目光,微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径自穿过过道,快要走到门边的时候略略一顿,抬手拨了拨垂到眼前的刘海,顺手将漫过耳畔的发丝撩起,露出那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袁枫梦中的绝美侧脸。

她的眼睛似专注又似无神地凝视着面前的门把手,没有一丝余光扫过依然坐在教室角落、从先前她抬手时便开始假装认真看书的袁枫,袁枫却在这一刹那莫名地感到了一阵心悸。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向着门边看去,却只看到一闪而逝的纤弱背影。

皱眉,深呼吸,他在极短时间内便下定决心;看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林轩,确认对方正趴在桌子上小憩后,他再不犹豫,霍然起身,快步向着向着门边走去。

说也奇怪,除了他和先前出门的韩夕,这个课间他们全班竟然便再没有人出门去洗手间。

……

……

长长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另外五个班居然都还没下课,袁枫摇摇头,暗想果然在高三老师中华仔已经算靠谱了。

只是……时间明明来得及,韩夕她跑那么快干嘛?

总不会是躲着我吧。

他的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旋即摇摇头,笑自己想太多——且不说韩夕根本没理由躲着他,关键是韩夕压根就不知道他会出门。

懒怠多想,他向着对面的洗手间走去,心里琢磨着待会儿应该怎么跟韩夕解释。

——我确实觉得你很漂亮,我很喜欢看你,我做梦都会梦见你,我喜欢你的眼睛鼻子眉毛耳朵嘴唇牙齿头发脸型身材性格人品……但我真的不喜欢你。

想想韩夕听后的反应,想想林轩看似并不魁梧的身板上那一身小牛犊似的壮实肌肉,袁枫下意识地打了个寒噤。

从小到大无数次惨痛经历最终让他确认了一个事实——别扭另类轻狂放肆如他,如果不早点学会压抑自己说真话的冲动,想要活到弱冠之年都不是太容易。

——你知道的,我上课总是没法集中精神听讲,闲得无聊就会到处乱瞟,不好意思哈。

这样说显得有点太轻浮,不够尊重对方,虽然袁枫向来不把这世上绝大多数人的感受放在眼里,但不巧的是韩夕恰好就是他在意的寥寥数人之一。

——那个啥,其实我……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直到走到洗手间门口他也没想明白该怎么说,只好硬着头皮等着韩夕出来,到时候实在不行那也只能实话实说了。

管他呢,长痛不如短痛,早死早投胎。

他这样想着,突然听见楼下传来一声巨响,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声骇人的尖叫。

再然后,沸腾的喧哗冲天而起。

……

……

袁枫一边向着教室所在,同时也是先前巨响传来的方向跑去,一边侧耳倾听,竭力从那些断续混杂的声音、支离破碎的呼喊中捕捉着信息——“跳楼”、“死人”、“女生”、“天台”……一个个冲击性的词汇不断刺激着他越来越紧绷的神经,他的心越来越冷,不停地对自己说着:“不会的,不会的……”

就在他快要冲到教室门前时,正对着走廊的门被轰然撞开,林轩势若疯虎,跌跌撞撞地冲出教室,将他撞了个趔趄,犹自浑若未觉,一步四级地冲下了楼梯。

袁枫只觉自己像被仿佛被一柄巨大的铁锤迎面击中头颅,脑海中“嗡”地一声巨响,旋即意识一片空白。

走廊侧面的教室门在这一刻不约而同地打开,人潮如开闸泄洪般鱼贯而出,学生们纷纷涌向走廊另一边的栏杆,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向着楼下望去,嘈杂的交谈和此起彼伏的惊呼将袁枫从懵然中惊醒。

就在这时,从窗边陡然暴起的怒吼盖过了教室里混杂着哭喊的声音。

“袁枫!”

三年十八班数学老师刘建华浑身颤抖,隔着自觉分开、屏息以待的人群和先前被林轩撞开的门死死盯着门外楼梯口边上的袁枫,一字一句、近乎咆哮地质问道:“你刚刚做了什么!”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凝在袁枫身上,就像是一盏盏雪亮的探照灯,穿透衣饰皮囊的阻隔,径直向着他的内心深处照映进去。

袁枫不知道群众的目光是不是真的像雪一样亮,他只知道有时候它们比雪还要凉。

——冰透肌骨,寒彻心扉。

12345678910111213下一页

---- 作者寄语:新手写作,混点稿费

战天神

蜀山战纪破解版

幻宠学院手机版

末日血战真正无敌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