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福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形北京城市规划新思路图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09:29 阅读: 来源:福字厂家

“x形北京”——城市规划新思路(图)

小写“X”形空间布局

大写“X”形空间布局

修编中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引起专家和北京市民的关注。陈述彭院士应邀专为本报撰写此文,从地理区位理论与人文/自然协调发展的视角,对“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修编中提出的两轴、两带空间布局的调整思路,提出自己的见解:对两轴作为文脉的继承与发展,表示认同;对两带作为城市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功能区划,表示质疑。

对两轴的认同

两轴是指传统的南北中轴线和东西长安街“十”字形轴线的延长。它是八百年首都城市规划思想的持续发展。这种棋盘式空间布局(南北/东西“十”字轴线)概念设计,受北斗星定位和地球自转、天文规律(太阳东升西落)的影响。北京城更有天坛、地坛、日坛、月坛的设置,就是古代天子受命于天这种理念的形象工程。

2008年奥运规划中,北京南北中轴线将向北延伸七公里;新的体育场馆和森林公园与原有的北、中、南海,在轴线东西作斜对称布局。同时重建永定门城楼和前门大街,使中轴线向南延伸,带动南苑和南郊的繁荣。

东西轴线的延伸,西端连接石景山,是当年受首都钢铁厂的吸引;东端延伸到通州,则是古京杭大运河的魅力。于是长安街多次被拓宽,首都的第一条地下铁道,沿着这条轴线延伸最远,长达数公里。

“十”字轴线突破了围绕故宫皇城为中心的政治、文化功能的旧格局,北京城市沿着

两条轴线辐射发展。今天,北京建成区的轮廓,渐渐被拉伸成为菱形。

对两带的质疑

本次规划修订中,要制订“东部开发带”,为顺义、通州、亦庄等重点新城制订规划与发展策略。同时明确对“西部生态带”,即昌平至沙河,古城至首钢以及长辛店、良乡、黄村等其他卫星新城的定位和发展策略。从而在市区范围内,建设不同的功能区,分别承担不同的城市功能,以提高城市的服务效率和分散交通压力。

这两带,在“北京城市发展战略”图上,表述为小写“x”字形的东西两条弧形。西南延伸到保定,东南延伸到天津和塘沽。

这两带似乎还没有完全得到规划专家们的普遍认同。本文作者也对这个“x”字形的两带表示质疑。它应该用大写的“X”字形来代替。它是上述“两轴”的合力,是受到自然环境影响,两轴产生坐标偏转的结果。可以称之为次一级的“轴线”。 东北———西南走向的线,主要是“山”线或地质构造线。从北京西北部的军都山到内蒙古高原,由于许多平行断层的分割,塑造出妙峰山等许多断块山地以及宣化、延庆(官厅水库)等山间盆地。在“北京湾”平原地区,这些东北———西南走向的断裂深埋在地下,对北京的地震、地热、地下水资源分布产生很显著的影响。唐山地震之后,北京市曾经组织我们做过一次比较详细的遥感调查,这种东北-西南走向的断裂,在北京境内大约有70多条,对于北京的人居环境和生态建设,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产生很深刻的影响。 另一组西北———东南走向的线,主要是“流水线”,它是从内蒙古高原到渤海之间地势的坡降线。拒马、永定、潮白和滦河等许多河流切穿山地,形成深切曲流峡谷山口、水口和风口成为通道,也是今天北京城市的上风上水,保障生活清洁水源,防治沙尘暴的重点。

生态建设的重点,首先应是燕北农牧过渡地带,其次则是北京东南大兴一带、永定河下游古河道冲积扇的次生沙丘和冲积扇前缘的白洋淀、文安洼、七里海一带的沼泽和湿地。京杭古运河北上天津以后,主要是利用西北———东南流向的潮白河上溯到通州。即将竣工的应急供水工程来自西南的白洋淀;近期的应急供水工程和策划中的“朔天运河”来自西北的桑干河,总之,北京市无论治水、管水、供水、排水,都应该顺应永定河冲积扇的自然地势,顺其自然则省工省力;逆向改道则费工费钱。历史的经验是值得注意的。

实际上,北京城市建设的历史经验和战略规划,对于东北/西南走向与西北/东南的通道,早已成为深刻的认识,给予了充分的考虑和体现。例如:卢沟桥和粤汉铁路、京石高速公路;北京机场和古北口京承铁路和北京机场路;居庸关南口和昌平高速公路;津浦铁路和京津高速公路。这些北京二环以外的道路网,大都打破了两轴正南北向的格局,而顺应“X”形的空间布局。

“X”形空间布局可缓解北京市交通

北京的道路总长已超过1.8万公里,城区道路3786公里,市郊区道路14453公里。全市道路网密度为每百平方公里110公里,每万人平均密度16公里。市区初步形成了“棋盘放射加环线”的格局。

2003年底,全市4005个行政村,92.4%已有柏油路畅通。2005年实现全部柏油路畅通。1~6环线高速公路,先后开通。为什么修了这么多道路堵车现象依然没有解决呢?究竟采用什么战略部署可以缓解,可以与国际大都市接轨呢? 道路网布局不尽合理,当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城区地面道路网遵循“两轴”传统向郊区扩延既成定局,只能在立体交通线路上力求补救。新修高架轻轨和地铁路线,应该努力采用X形方向,而不是重复两轴方向,或单纯采用增加环路来解决城区的拥挤。 例如,伦敦的地铁,既有“十”字干线,又有许多斜线穿梭其间,伦敦全市总长420公里的地铁线路,保障了沿泰晤士河岸任意两站出口之间的距离不超过0.5公里。从设计理念来讲,如果不为“十”字构架的传统所束缚,顺应自然环境的客观规律,增加一些“X”形线路,是不是一条新思路呢?

陈述彭,男,1920年2月出生于江西省萍乡市。中国科学院院士(1980),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1990),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1992),法国地理学会荣誉会员(1996)。现任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名誉所长、资源与环境信息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名誉主任、中国国际减灾委员会科技顾问、国家遥感中心顾问、数字地球国际指导委员会委员。查阅:已获批28个城市的轨道交通线路规划详解图(更新中)查阅:2012年全国各省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概览(更新中)查阅:城市轨道交通中标企业

美女旗袍照

裸体美女

裸体美女

美女旗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