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福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京市级文保单位遭房企拆毁开发商称自己垮塌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21:02:25 阅读: 来源:福字厂家

南京市级文保单位遭房企拆毁 开发商称自己垮塌

原标题:南京市级文保单位遭房企拆毁 开发商称自己垮塌

(新华视点新媒体·南京古建被拆)房企为啥能任性拆古建?

——南京市级文保单位遭房企拆毁调查

屹立在南京市达220年之久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颜料坊49号宅院,近日在房企野蛮施工中被毁。开发商称是意外,南京市文化综合执法总队的初步调查结果却证实房企是有意破坏,并责令立即停工。然而11日傍晚记者在现场采访时,施工仍在继续。

一家推崇中式传统建筑的房企为何敢任性拆毁文保单位,且无视停工通知?

扛过两轮拆迁,终没躲过房企开发

“牛市64号—颜料坊49号”是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颜料坊49号名气不小,明清时期专供皇宫的云锦机户汇集于这一地区,上世纪80年代这里曾拍摄电视剧《秦淮人家》。

3月11日下午,当记者来到涉事工地时,现场一片狼藉。老宅东侧第一进、颜料坊49号已完全不见,只余一堆砖瓦;东二进只剩几根立柱、横梁和一部分残墙;东三进南侧墙面整体不见,房屋内部木结构暴露在外;东四进东面墙体消失,房顶部分屋瓦被震掉。

“牛市64号和颜料坊49号其实是连为一体的清代古宅,是我们家祖传的房子。”住户蒋克言说,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施工,老宅楼板、屋顶都在震动,她天天担心屋子会塌,只得自己在屋里钉上木条,给房屋加固。

尽管开发商泰禾集团已因涉嫌破坏文物被立案调查,但记者采访时,运送泥土的渣土车如常在工地进出,现场留有多台大型打桩机、挖掘机。房屋东南角,一台高约20米的打桩机紧挨老宅,打桩机下方是已经灌入的泥浆。

“悲哀啊!挺过了2006年、2013年两轮拆迁,竟然还是被拆了。”南京博物院院长梁白泉难掩痛心。

记者采访得知,这个地块多年来“炙手可热”,在文保人士的保护中艰难地挺过了十几年,开发商换了好几轮,从一开始的国企到现在的泰禾集团。2014年4月16日,泰禾集团通过南京产权交易中心公开拍卖,以4.217亿元的价格竞得项目公司100%的股权,获得了颜料坊地块,并再次申请规划、开工许可。

房企施工“手滑了”还是有意为之?

房企现场施工负责人坚称,施工许可手续齐备,在此挖坑打桩是为了做基坑支护,建筑是工人打桩时自己垮塌的,泥浆是挖坑时被工人不小心甩过去的。另一位泰禾集团的负责人则称,此前这几进房屋已经摇摇欲坠了,“说不好听的,一口气就吹倒了”。

蒋克言弟弟蒋磊说,自去年下半年泰禾接盘这一地块开发后,大型打桩机、挖掘机就陆续进驻工地,围着老宅一圈打桩施工,还紧贴房屋门口倒满泥浆。也是从那时候起,他们在屋里也时常感到房屋震动。“这一个‘不小心’会不小心这么久,‘不小心’到把房子挖没了么?”蒋磊反问。

参与该项目规划审批的南京市规划局城中分局规划师王勇说,目前泰禾在该地块仅有一期组团审批通过,但该组团距离老宅最近也有58米。“不允许施工,根本没有进打桩机的需要。”王勇说,“去年泰禾曾希望规划部门能批准毗邻老宅的两个组团,但被驳回。”

王勇介绍,由于目前老宅的古建修缮房屋尚未确定,担心近距离施工会破坏文物,就没批,“但没想到还是破坏了。”

而据一位泰禾集团前员工透露,为什么恰好只有没住人的这几进房屋损毁,泰禾的账其实算得很清楚。“颜料坊49号老宅所处位置规划新建房屋之间是斜的,导致间距过小,影响新建房屋整体品质,影响上市销售。牛市一侧有人住无法更改,但破败的49号,开发商有意先损毁主体,复建时再将位置扶正,和新建房屋平行。”

业内人士指出,在房地产市价动辄每平方米数万元的情况下,拆掉一处文物建筑,就可以为房地产项目腾出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利益空间。

文物法为何如此“苍白无力”?

“根据我们目前的调查,确实是有意为之。但处罚力度上,我们能做的只是按现行文物保护法中规定对‘尚不构成犯罪’的擅自拆除文物的违法行为,处以50万元罚款的上限。”南京市文化综合执法支队负责人姜继荣说。

文物法不够“尖牙利齿”,一般只行政处罚而不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是导致此类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根本原因。

2014年上半年,国家文物局即接报在文物保护单位周边违法建设等案件81起,破坏文物本体案件3起,其中绝大多数为法人违法案件。所谓“法人违法”也就是单位违法,指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在法人意志支配下,以法人名义组织实施的,以为法人牟取利益为目的破坏文物的违法行为。相对于个体犯罪,破坏更甚。

如何遏制法人犯法?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张凤阳在全国两会上的提案就是为此类事件“支招”。他认为,当下只有两个办法才有可能对任性的房企形成真正的震慑:

一是司法部门介入,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相应司法解释,使《文物保护法》与《刑法》中的“故意损毁文物罪”和“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充分对接,将破坏文物古建的行为纳入刑事立案范围;二是住建、规划、国土等上级管理部门介入,取消违法企业的相关资质或列入“黑名单”。

“保护文物、传承历史,必须杜绝一切权大于法、以权代法的行为。”张凤阳说。

贵州梭床

上海女衣

广东美容师服装

相关阅读